永久地址:huajiaozy.com 备用地址:hujiaozy1.com【1到10】均可访问,请大家相互转告

花椒资源网采集教程:http://help.apihjzy.com|专用解析接口:https://m3u8.hjimg7.com/dp/?url=

花椒资源网交流QQ群:1072512774 (欢迎入1群交流) |有任何采集问题,请入群联系管理员咨询,我们有采集技术24小时在线处理问题。

小说图片采集API JSON:https://apihjzy.com//api.php/provide/art/?ac=list | MP4下载API XML:http://cj.apihjzy.com/inc/apidown.php

采集接口json:https://apihjzy.com/api.php/provide/vod/?ac=list | XML采集地址:https://cj.apihjzy.com/inc/api.php

Telegram电报群  |  求片留言

QQ群:1072512774

今日更新影片:58

本站共有资源总计:58563

地质系的恶魔 -

今天下午我又接到了他的条子,上面写着:“今天晚上九点,老地方。”
看完条子我禁不住害怕的发抖,而他正与女朋友并肩离去,抛给我冰冷的眼神。
现在总算明白被他缠上绝不是受虐那么简单。一年以前他用“信不信我杀了你”威逼怯懦的我和他发生了性关系,也就是说,刚进Y大我便成了他的猎物。
二年级的春天,我承受他施与的心灵和肉体的折磨这么久,竟有些麻木的习惯了,或许已变成受虐狂也不一定。但是我坚信自己是无辜的受害者。内向近乎羞怯的我从未招惹过任何人,是血液里恃强凌弱天性极浓的Ray袭击了我。
记忆里永远抹不去那个可怕的夜晚。当时同是机电系学生的Ray以“考察新社员”为名将我骗到地质系最西的教室中,高大英俊的陶艺社社长 一瞬间脱掉温文尔雅的外衣,对我拳打脚踢,最后强行进入我的身体。
原来那就是做爱……可我当时并不清楚那种事的意义,任由Ray将我逼进同一间教室折磨。等到想逃,形势已无法挽回了。
Ray会狠狠的踢我的腿,用香烟烫我的身体,甚至是那个地方…,他发起狂来还会将我绑起,用恶心的内裤之类的东西塞在我嘴里,后面则用他不知哪弄来的阴茎似的棒子插上。每次都将我折磨的以为自己会死。
虐待狂的他已不能为肉体上的惩罚而满足。他挖苦我,用下流词句描绘我被虐待时的丑态,因为我被虐时勃起了……他让我感谢上帝在这世界上还有他看得起我。原本就只能用平凡形容的我在他的折磨下更是丑陋,而他则因为别人的痛苦而越发英俊。
Ray让我戴笨重的黑框眼镜,每天穿同一套衣服,头发也让他弄成乱七八糟的鸡窝。我是所有人同情与鄙夷的对象。与此同时,Ray拥有众多的追求者,良好的人际关系,优异的成绩,良好的家庭条件。对比我,他就会非常满足。
我并不是个没自尊的人,我也愤怒过,只是一看见他凶狠的模样,所有要和他划清界限的话就都逃回口中。软弱与屈服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一种劣根性。想在所有人面前揭露他真正嘴脸的念头变成期盼没收到他邀约的条子。
每一天,每一小时都活的惴惴不安,有时连呼吸都觉得疼痛,……如果明天我忽然消失,学校里没有人会奇怪,更不会悲伤,我算什么?曾经有个尖刻的女同班说过,就是路边的乞丐也比我多几分气质……我也许是没有气质,可是那些衣食无忧的人是不会明白我的苦处的。一想到那低矮的洗碗池,工作时让人折断腰的疲劳我就头晕眼花,胃里一阵阵恶心。
我八岁的时候,爸爸为了一个十六岁的打工妹抛家弃子,与妈妈闹了三年离婚不成,席卷家中所有财物与情人远走高飞。要强的妈妈气的大病不起。她拼命打工,希望我上大学,出人头地。交完学费,我不得不打工挣钱维持自己的生活。而为生活挣扎的经历是Ray不曾有过的,他可以每晚带着女朋友去酒吧、茶社,我还得为如何从每日的食物中省下一块钱计较很久。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快一点毕业,找到工作,挣钱养家,……远远的躲开那个恶魔……
“你!——就是你!还想不想干了?!快点洗!”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我猛然惊醒,立刻看见管事愤怒的脸油亮亮的冲我闪光,我一阵惊慌,加快了速度。整个洗涤间忙的不可开交,杯碗盘碟流水一般送进来又迅速送出去,我在 5-8点之间要做的就是不停的洗洗洗。
我打工的饭店叫“路易大酒店”,是间三星级的豪华酒店。我在这已经干了 三个月,换句话说,我快撑不下去了,这个工作实在太辛苦。
八点钟换班,我终于可以直起腰。顾不上喘口气,又得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向Y大。为了省下坐车的钱,我在楼群之间的黑暗小巷里小跑前进,这样可以在九点以前赶到。
转到不知道第几个拐角,黑暗里突然伸出几只手用力抓住我,吓的我叫起来,可是只有一点点声音,一只手迅速捂住了我的嘴。
“不许叫!叫就宰了你!”
四个同样缺钱用的人……我背靠着冰冷的墙,黑暗中看不清任何一张脸。
“我,我没钱……”我声音发颤,乖乖让他们搜了个遍。我全身上下只有一块电子表值五块钱。
抢劫犯搜了又搜,没找到一分钱,顿时怒气冲天,“妈的,穷光蛋!”“死呆X,穷鬼!”他们将气都撒在我身上。我手臂尽量护着头,身子在几双拳头的狠揍下渐渐瘫软。我真怕出现脑震荡之类可怕又麻烦的后遗症。
我的命挺硬的,12岁的时候从三米多高的核桃树上掉下来,除了脚肿的发亮,人完全没事。伤脚也慢慢自愈了,总之我不会有事的……
有只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向身后的墙撞去。鼻子最先遭殃,一下流了很多血;其次是额头,蹭破了一大块皮。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鼻梁骨太高,太不结实。眼睛因为鼻子受挫而酸涩的睁不开,肚皮清晰的接受到外界的冲击。
”呜……”我折腾了两下,晕过去了。
肝脏好象被打成了四叶……三月初,暖暖的风带着城市的古怪气味。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全身痛的要散掉,有血小板减少毛病的我,稍受些撞击就会留下青紫的伤痕。今晚的伤足以把我整个人都变成青紫色了。
我胡乱中摸到了眼镜和手表的碎片。来不及考虑自己的伤势,我立刻扶着墙站起,捂着痛处继续前进。如果迟到,Ray一定不会饶了我的。我心里越来越害怕,手背不断擦去脸上被泪水浸湿的血痕。头发也因为流汗而粘在头上。
不断的走走停停,我完全是凭着害怕的情绪支撑自己走完接近1公里的路程。我狼狈的样子活象一条被打的很惨的流浪狗,心里还不断想着可能会受到的惩罚。
2
昏黄灯光下的Y大像极了张大嘴的怪兽等待吞下我。
我好不容易找到地质系所在时已是精疲力尽。古色古香的三层建筑是地质系的标志,也是学校建筑中的精华。在我眼里,这里就是刑场,毫无美感可言。
我在厕所里把脸洗干净,因为头痛,把头在水龙头下淋了一会。整理整理被撕破的外套,怯怯的溜进了那很像地下室的偏僻教室。
推开门,我惊慌的指尖都冰凉了。Ray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坐的端端正正,声音里听不出情绪,“总算来了。”
我站在门口,想辩解却发不出声音。
“把门锁上,过来。”
就像被他的声音鼓惑了一样,我乖乖照做了。虽然心里害怕,行为却不受控制。
“怎么了,你的眼镜呢?”
“有人抢劫,……我……”
我看见Ray的手伸过来时吓的闭上了眼,还好他没有打我。
“流血了,……痛不痛?”“有,有一点”“真可怜。”
他的手指划过我的脸,巴掌凶猛的抽在我脸上。这是他心中许诺已久的,出手之重让我立刻摔倒在对面的桌子上。鼻血流了出来。
“Ray,对不起,我遇到了抢劫,求你,啊!……”
Ray姿势优雅的给了我第二个耳光。耳朵里好似有几百个喇叭一起响,震的我头晕眼花。我拼命的哀求,只换来他更多的巴掌。
“迟到一个小时!不给你留下深刻印象,以后还会犯这个毛病的!”
“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打了……”
我哭的象小时侯被爸爸揍一样,完全不顾自己已是个20岁的成人。痛哭流涕的样子让Ray更厌恶,他踢了我几脚,最后厌倦了。
“不是男人的东西。”
蜷缩在课桌下的我的确不象个男人,卑贱的哀求施虐者的宽恕。
他坐到了桌子上,脚踢了踢对面的桌子,“趴到那边去!”
Ray的脸我看不清,但那肯定是轻蔑而狠毒的冷笑,将他英俊的脸扭曲的像魔鬼。
“没听懂?!”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不得不松开皮带,褪下下身所有的衣物。这样做没有三十次也有二十多次了,可是我还是觉得羞耻。
他要用性来惩罚我。
我趴在桌子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屁股高高的翘着;Ray站在我身后仔细的看,我在他的视线下不由颤抖起来。我实在忍不住开口求他不要这样,他立刻“啪”的一巴掌打过来,我不敢开口了。
Ray一只手探到我前面轻轻的摩挲,呼吸喷在我耳边,让我不由自主的战栗。我羞耻的发现自己勃起了,“Ray……”,我想逃开。Ray的手一下加重了力道,兴奋中的我猝不及防受到重创,痛的叫出声。
“我没想到你会犯这么大的错误,所以什么工具都没带,真不知怎么惩罚你好。”
他轻轻的笑着说,竟然很高兴的样子。我本来还无精打采的分身在他手指触碰下又生龙活虎,但还是有点痛。我真是变态,这种情况下还能兴奋……
身体越来越热,我忍不住射精了。溅到课桌和Ray手上的液体散发出男性的体味。我虚弱的喘息着,回头向他送去抱歉的眼神。
毫无理由的,Ray看见我的脸后发起了狂。他一手握住我的前面,用力过度的搓揉,让我痛的大叫。
“求……啊!”
我发出悲鸣。Ray的分身带着愤怒猛的刺进我身体。巨大的撞击让我气力全失……灼热的痛感中仍能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硕大、火热的硬块在不停的蠢动,造成更大的痛苦。
如果不是他顶着我,我早已瘫在地上了。
没一会,性器摩擦内壁带来的快感让我觉得疼痛也是种享受。我忘乎所以的叫着,“啊!Ray……,啊!”Ray低吼了一声,在我体内射出一股热液,退了出去;而我仍处在兴奋的状态,顿时羞的抬不起头来。
Ray 揪着我的头发将我转了个个儿,他一脸暴怒;近距离下我甚至看见了他脸上的毛孔。他冲着我怒吼,“不许把头发弄成这样!谁许你把脸露出来的?!你这个贱货,以为自己有多美?!我从来没见过比你还丑的!”
我吓呆了。他激动的将唾沫也溅到了我脸上。
“除了我还有谁看得起你?!贱货,你以为凭那张脸就能勾引人?!你有什么能炫耀的?!是脸还是屁股?!”
“不,不是……”
“只要给你机会你就会让所有男人插你的屁眼,听那种比婊子还贱的声音!没男人插你就会死!”
“不,不要说……”
我的哀求淹没在他失控的叫喊中。
“你在打什么工?卖屁股?!你唯一能卖的就是屁股了!”
吼完这句话他终于停下来喘气。我用胳膊遮住脸,虚脱的滑到了地上。
活到21岁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说;这也是Ray第一次侮辱我的职业。
他的精液还留在我体内,这是他罪恶的证明,……明亮的教室里一时只剩下两人的喘息和我的抽泣声。
我没有……没有做那种事……我瘫坐在地上,将哭声都憋在心里,只能对着的教室的空气分辩。Ray发泄完后头也没回的走了。他不想也不会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
在这异乡的校园里我是个多余的人,不会有人关心,我,……太孤独……

【完】

Copyright © 2018 - 2020 花椒资源huajiaozy.com网 huajiaozy.com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邮箱:123456@test.cn删除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